Wednesday, December 3, 2014

星洲:中間選民(03.12.2014)

台灣9合1選舉後,藍綠版圖大變動,本該是藍天的國民黨大本營,包括台北台中等地區都變成了片片綠地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上屆台灣總統選舉時,輸了馬英九一個馬鼻後說過的“最後一哩路”,似乎看到了攻頂的路徑。

國民黨會敗退的原因不難理解,其中包括馬政權的施政問題,如食物安全管理、過度靠攏中國經濟等,然而,選前大概也沒有人會預料到國民黨敗得如此徹底,近乎崩盤。

只要略懂台灣政治拼圖的人都知道,北台灣(尤其是白領階級)幾乎都是國民黨的鐵票,每次的選舉,只要是藍綠對戰,藍營幾乎都能過關(藍綠基本格局為55%對45%)。然而,這次的藍軍大本營 - 台北,卻大輸逾25萬票,打破了藍綠的既定格局。

中選的新台北市長,柯文哲,以無黨籍身分參選,打著“超越藍綠、開放政府”的口號一路前進,成功掀起了既定體制外的政治革命,翻轉了藍綠意識型態。柯的高票當選,帶出了幾個可以借鏡的審思。

首先是藍綠惡鬥的出路。這幾年的藍綠惡鬥,無日無之,幾乎斗垮了台灣。一旦遇上重大課題,藍歸藍,綠投綠,選民只能選邊站。只是,年初的太陽花運動說明了新世代的崛起,或者更準確地說,中間選民的壯大。這群反服貿的年輕人,既非是台獨份子,更非藍營中堅,他們只是用行動表達自己的立場,反對馬政府通過和中國簽署的服貿協議。他們是超越藍綠的路線領航者,只把票投給理念相符的候選人,要他們玩選擇“攔或更爛的蘋果遊戲”?門都沒有。

政治早不是中年人的專場,這點在亞洲的民主國家尤其明顯。新世代的年輕人不再政治冷感,他們都知道唯有通過政治,才能掌握自己的未來。要參與政治,他們不見得會加入政黨,而是通過這些年來遍地開花的街頭公民運動嘗試進諫。一來可能是他們覺得政治圈裡太多爾虞我詐,自己無所適從;二來也可能因為街頭運動比較符合新世代的文化:直接、熱鬧和激烈。

然而,越來越多在檯面上的政治人反彈街頭運動,其中的心態包括自己的理據不足、擱不下面子和能拖既拖的心態,當然重中之重是因為他們低估了中間選民的勢力。柯文哲的25萬多數票,正是中間選民給國民黨的當頭棒喝,不回應人民訴求的政權,就得做好權力隨時被回收的準備。

台灣是亞洲的民主指標,估計會在2016年再一次迎來政黨輪替。情況回到大馬,我們不也是經歷著選邊站的兩派惡鬥嗎?505後上演的秋後算賬、亂扣帽子、懲罰選民、政策大轉彎、大臣生死決、馬車三頭跑等亂象,不禁讓人反思,大馬的出路在哪?我想,如果選民能用更睿智的目光看政治,也許就能發現,大馬民主的最後一哩路在“中間”。(完)

1 commen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