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9, 2014

星洲:从香港7.1浅谈中国崛起(03.07.2014)

今年,由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主题为“争取公民直接提名选特首”的7.1大游行以突破近十年的人数记录落幕。网上传来一幕幕港人高度克制和成熟的游行照片映像,在在展示出这个城市要落实真正民主普选和港人自主的意愿,虽然成效如何尚未得知,只是,一个本来以自由闻名世界的都市,在经历了十多年的一国两制后,竟反高潮地要争取自由,除了要给特首压力,也明显不给中国面子。

在回之前,由于担心中国接管后香港会走,港人居安思危, 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涌现。然而就在199771号回之后,我更多有趣的画面。

首先是当经对世界开放的中国打着“一国两制”与“和平崛起”的口号,强调香港“舞照跳,照跑”,未来50年不,也承港人治港以及逐民主普。于是在回后的几年,我的确看到香港人从不敢或不愿承自己是中国人(宁愿做边缘人)到逐步接受中国人的身份。

时间再往后推2008年前后,在中国源源不断的经济援助,以及奥运巨大的成功,香港人不再疑自己的身份,反而争相告世界自己是热爱祖国的中国人。
巨大的心态变化,来了中国真正“和平崛起”的契竟除了香港,中国有两个自“流浪在外的孩子” -- 西藏与台湾。中国要一国土,除了史上得出有名以外,能否真正做到“一国两制”是另一个主要关。如果娶得到人娶不到心,那不娶也罢。

中国用了将近十年的经济策略来攻陷香港,间中想以同的模式来收西藏与台湾,只是,眼高于的中国领导层却在两个地方碰了一鼻子灰。在西藏,我青藏路如何快捷便利,或如何带领西藏与世界接,然而,它破坏了藏人安宁自足的生活是不的事。而且,个宗教高于一切的地方,然不受中共的金所迷惑,于是在2008年以来,西藏的纠纷冲突不断,因,苍白的金根本收不了坚定的信仰。

再者,最近的台湾反服事件,我不敢断言台湾会否在服后被中国经济统治,只是,台湾人不相信中共却是有目共睹。多台湾人宁愿挨苦日子,也不愿意活在鼻大气粗的中国之下,目前香港的状况就是他们最害怕的未来。

这些年来其实更重的是,中国人自己的心裡化。高速的经济发展带来膨胀与扭曲,他们把所有事情都二分化:不国就是叛国,不喜蛋。只要有人稍微疑中国的任何事情,杯葛谩骂就会充斥整个中国网然我知道网民不代表全部中国人,然而,当国家“未来樑”的水准居然如此不堪(而且不在少数),道这国家没有问题?所以网上有句流行已久:“中国只有暴民或民,没有公民”,一道破,中国教育的困境。

回到香港。时间是最诚实的分享者,香港人在年前发现,仰人鼻息的感并不好受,自由行后的一切都不再自由,一国两制也只是自欺欺人。 其中,自由行在香港引起的破坏是巨大的,包括公共设备几乎完全被占用、破坏公共迭序、世界咋舌的自由行奇 -随地大小解!更难以理解的是,香港人的一句“我尊重你是来我家的客人,但是我无法接受你在我家随地大小便。”居然会引起中国部分人民的不,高要一起到香港随地大便!其实,就是种不可一世的嚣张,把包容摧毁。

的香港是无助的,东方之珠正在极速坠落,她正在死亡。尽管她的外表多么光,然而她已不能再所欲言、也不再属于自己 。当香港的感,就如台湾的前总统阿扁那得只剩下

接着从2012年到2014年,深背景的梁振英以低民望姿上任、到国民洗教育出炉、再到最近的白皮,香港人心中那团火终于又回来了。他们用力嘶吼,歇斯底里地自己是香港人,要做自己的主人,而香港深厚的软实力(包括文字及演艺圈的工作者等)班底开始发力,运用名人效应,掀起了一次次的公民思维激荡。随手拈来就包括陈果导演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里说的“还我香港”,还有谢安琪在7.1前夕上载的新歌《鸡蛋与羔羊》中强调宁愿鸡蛋撞石墙,也不愿做待宰的羔羊等。

终于,今年的7.1大游行突破了10年来最高的参加人次,到达51万人(香港警方只有区区的9万多人,但就算纸包得住火也藏不住烟,一泻万里的人潮自动否定了官方的说辞)。7.1 我不在现场,但远方的民主热血仍让我一夜无眠。家的歌声早已在脑海中回荡千万遍:“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雨中抱自由~”,我衷心希望那片我热爱的土地,能真正地重新抱自由。

香港人用了十年时间来再三确认自己的身份,我们用了十年来看清和平崛起不是一个梦想,它是一个谎言,因,每天早上在方升起的,不再是红红的太阳,而是一金光闪闪的土豪星。(完)

原文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