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9, 2011

光明專欄:錯誤的方向(20.12.11)


光明專欄:錯誤的方向(20.12.11

一名婦女把孩子送到補習留宿中心學習,孩子在飽受心靈及壓力的折磨下,選擇從二樓跳下自殺的事件驚動了社會。盡管引起民眾高度關注,但相信類似的事件以后還會不時發生。與其說這是辦校者單方面的責任,我更覺得是整個社會已經走錯了方向,而且不只教育。

教育變質是公開的事實。大多數的父母為了讓孩子考上名校,為了在親朋好友面前“有頭有臉”,為了考獲政府考試里耀眼奪目的“A”,把孩子送往一個又一個的課后輔導中心:天才班、補習班、學心算、學鋼琴等。

繁重的課業、課后活動加上父母的期待,孩子承受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父母認為“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無可厚非。這個行銷話術,讓父母都積極為孩子的未來打好基礎,卻忘了孩子需要的只是快樂的童年和父母的陪伴,也忘了教育是求知識,不是考分數。

總要等到事情發生后才后悔,但某些遺憾,需要用一輩子的后悔來償還。

除了教育,我國的發展也走錯了方向。雖然天災人禍不能斷言是由過度發展導致,但氣候變化卻和大城市的過度發展撇不了關系。遠的不看,看吉隆坡一雨成災,不就是城市規劃出現了問題嗎?

發展的原意是讓人們能生活得更好。但在城市里一雨成災,塞車的情況比比皆是,坦白說,由于過度和缺乏規劃的發展,多數的城市早已不再適合生活,為了謀生,人們才逼不得已留下。

而且我國的發展,看到的永遠只是利益輸送,讓富者愈富,窮者更窮,完全乖離了發展的原意。
吉隆坡。若能離開,我頭也不回。
政治更是走向回頭路,兩個陣營間只有低級的口水之戰,沒有理念之爭。每天翻開報章,只看見政黨為了選票,無所不用其極:派錢、政治陷害、人格謀殺,甚至典當下一代的權益、企圖用煽動性的宗教及種族言論來撈取選票也在所不惜。

這邊廂高喊“一個馬來西亞”,那邊廂在黨大會中宣布誓死捍衛狹義的種族權益。人民沒看見理念,只看見派錢。

近年來文明病猖獗,其實食品工業也出現了大問題。在食品工業行內流傳著一個原則:養雞的不吃雞,做齋料的人不吃齋料。為何這樣?因為他們清楚食品的“生產過程”。舉例,業者為了所飼養的雞牛豬不生病,能快速推出市場,一般上都會大量使用荷爾蒙及抗生素。也許荷爾蒙的份量是在衛生部所允許的范疇內,然而多吃絕對無益,因此,他們都只吃別人生產的食品。

這樣做只滿足了“眼不見為凈”的心理作用,真正來說,這叫:易糞而食。食品工業化,健康泡沫化。

以上皆是生活中的切身問題,趁前面還有回轉的路牌,這些錯誤需要盡快被修正,若我們繼續視若無睹,最終將會自遭惡果。因為錯誤的方向,永遠不會到達正確的終點。

<原文刊登于光明日報/副刊好評/不平則鳴  每星期二見報>

三萬VS三十萬(19.12.11)


新聞背景


馬華老大蔡總意氣風發地說,馬華自308以來新加入了三萬會員,而且大多數是年輕一族,代表馬華不會翻船,他也相信馬華的明天會更好。

蔡總的這句話,絕對自說自爽,矛盾和盲點顯然易見。

首先,新加入的三萬人并不代表什么,若真的要比,請問馬華的直接對手行動黨和公正黨的新加入會員有多少?少于或多于三萬?

再說,如果行動黨和公正黨的新加入會員多過三十萬,那三萬不就是馬華翻船的先兆嗎?
表面看來,新加入三萬人是正面的,但個人認為流失的絕對不只三五萬,一來許多人加入政黨后,就算不喜歡該政黨,也不會特地回去辦退出手續(除非是參政人士),二來只要我們看看補選和砂州選舉的情況,不難發現馬華流失的,絕對是加入的幾倍,甚至幾十倍!

號稱百萬雄獅,說爽而已啦!

還有,蔡總說加入的多為年輕一族,所以馬華明天會更好。這句話更好笑,首先我不懂馬華對與年輕一族的定義(畢竟,連45歲都還是青年的馬華,年輕一族的范圍和可能是從18歲到44歲),但若要知道年輕一族如何看待馬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到年輕人聚集的地方觀察 -- 網上面書和推特等。

只要馬華有任何一人懂得上網,就會知道年輕人對于馬華是有著什么看法!我敢斷言,超過90%的華裔年輕人對馬華是不滿的!

所以,如果三萬(其實我也很質疑這個數目)是支持馬華的話,那么,外面真的至少有三十萬是反對馬華的!

馬華的自欺欺人,真到了一種境界,呵呵。

原文刊登于當今大馬 19.12.2011

Friday, December 16, 2011

馬華小妖- 妖怪添(16.12.11)

妖怪添的確曾幫過張念群的母親。
這是事實,但不代表張念群不孝順或不關心家人。
在看姚怪添斷章取義前,我們看看事情的全貌。

張母生病,念群的舅舅和 姚怪添 是朋友,所以要求 姚怪添 幫忙。
而 姚怪添出于醫生的職業道德也好、政治考量也罷、或沖著與念群舅舅的交情等許多沒有人知道的因素,幫助了張母。
這是事情的經過。
如果,事情在這里結束,我會對 姚怪添 多一份敬意。
畢竟,在大馬目前草木皆兵的雙線制里,能拋開政治成見去真誠幫助敵方陣營的人,不多了。

可是, 姚怪添的居心叵測,用心歹毒。
臨近大選,他高調宣布曾經做過的“好事”,借力打力,暗諷張念群不是好人,不關心家人,而且自抬身價,說得大義凜然。
這是兵法里的隔山打牛,借以打擊張念群/民聯的高民望。

可是他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一會兒強調自己沒有收過張念群的面謝,接著又遺憾張念群不接受被馬華幫忙的現實(靠,人家已經多次說姚怪添講的是事實啦!),這邊廂不斷說他施恩莫望報(凸他),那邊廂卻一再發文稿重復又重復又再重復....( x N times)說他的功勞。。。。

如果是人民只能通過主流媒體獲取資訊的當年,妖怪添的奸計已經得逞,因為張念群的解釋必不會被報道(或篇幅很小)。
可是,今天大家還有網絡能知道真相,所以,在網絡這照妖鏡前,妖怪添的妖樣無所遁形!

幫人后,期望能得到回報的,不仁。
幫人后,希望用以打擊對手陣營的,卑鄙。
幫人后,一再高調公告天下的,下流。
幫人后,惘顧朋友感受大發狂言的,無恥。

所以,在照妖鏡前,我們看見一只不仁兼卑鄙兼下流無恥的小妖 -- 一只無法修成人形的小妖 --  妖怪添

其實,整件事里最無辜的是張舅舅和張媽媽。
馬華,TMD堪稱賤中之賤!

Tuesday, December 13, 2011

光明專欄:勝算或神算?(13.12.2011)


光明:勝算或神算?(13.12.2011

在國陣主席納吉再次宣布國陣只需要有勝算的候選人之后,成員黨間的明爭暗涌越演越烈。首先民政黨被檳城巫統嗆聲,說若沒有勝算就該讓出選區。無可否認,在國陣成員黨眼中,檳城民政黨已經淪為一個無關重要,毫無勝算的政黨,而且,以目前民政黨的領導團隊重奪檳城,實在是妙想天開。

可是在檳城,國陣還有那些政黨比民政黨更有勝算嗎?事實上,我們看不到所謂有勝算的候選人,卻看到一群像神算的候選人爭相出位。神算們屈指一算,斷定自己的勝算比別人高,希望得到國陣主席的青睞,在大選上陣。

不曉得神算們能否算出準確的未來,然而在普羅大眾眼中,檳城乃至全國的城市選區,國陣都將面對“有勝算的候選人”難產的問題。而向來主攻城市區的華基政黨,也正面對著空前的壓力。

對內,華基政黨背負著為黨領袖“保留選區”的責任,因為讓出去的選區,就像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對外,他們卻必須應付選戰,包括面對民聯的強弓勁弩,吃力不討好。面對如此困局,馬華祭出荷蘭論企圖團結對外,民政則犧牲許子根嘗試換取民意。盡管如此壯烈,馬華民政的選前民望仍舊不見起色。

談到這里,突然想起巫青團長凱里今年初宣布的不參選方案,以退為進,巧妙地化解了本身的困局。

在前首相阿都拉時代,凱里是天之驕子,然而,一場308政治風暴,不只吹倒了阿都拉,也把凱里這顆彗星打入冷宮,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首相纳吉上任后,明显地看出他尝试与凯里分割,毕竟,在巫统的資深領導層眼中,容不下像凯里这样的天兵。盡管凯里身為巫青團長,卻也無緣入閣。

凱里的政治定位很清楚:他是马来西亚人,他要求公平对待每一个国民。表面上,这论调是在讨好納吉正推動的一個馬來西亞,实际上他也想借此得到更多非土著的支持,提高他上陣來屆大選的籌碼。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補選及砂選的結果顯示,非土著投給民聯的票數屢創新高,居高不下。這也代表凱里的如意算盤無法敲響,要上陣大選的機會,微乎其微。所以,凱里在考慮了政治現實面后,高調宣布“只助選 不參選”,不但獲得下臺一鞠躬的掌聲,也避開不被派上陣的尷尬,更間接地延長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一舉多得。

對比無官職不上陣的凱里,背負著沉重包袱的華基政黨更顯得舉步艱難。雖然在國陣的神算子眼中,凱里可能不是“有勝算的候選人”,但他是聰明人卻不容置疑。就算凱里缺席下屆大選,但大馬未來的政治天空,他必占一席位,而堅持上陣的馬華民政,又能柳暗花明嗎?

無論是勝算或神算,還得選了才算!(完)


Monday, December 12, 2011

憤怒牛(12.12.11)

由電影改編的線上游戲:憤怒牛_Online


一馬(凸Malaysia)電影制作公司年度強片來了!!

2011年度,一馬電影節參展影片《憤怒牛》
主演:莎姨與牛
參與演出:莎姨家人,凱你都傻,夢游丁
友情客串:一馬政府
特別鳴謝:睡覺阿杜拉 



上映日期:二零一一年十二月 至 明年大選
就在你附近,敬請期待!
 


著名網上影評人KuMuLu點評:“如果當年您錯過了《華叔與他的男人》,《犀利陽具》,《塞夫的秘密》,那你決不能再次錯過《憤怒牛》,因為,你的憤怒將決定你的未來!”

《犀利陽具》主角菜頭點評:“我承認,莎姨的演出很屌,比我當年的《犀利陽具》更屌!”


大便人(12.12.11)

叫纳吉吃大便吧。
别问我为什么,问圣诞老人吧。
他所的。呵呵。

Monday, December 5, 2011

光明專欄:天空之戰 (06.12.11)


光明:天空之戰 06.12.11

首相納吉說,要贏得下一屆全國大選的首要條件是備戰天空,而這里指的天空之戰,不是飛機導彈,也不是電臺電視,是網際網絡。

所謂的備戰天空,并不是叫國陣成員們買部能上網的手機或電腦,然后在面子書、部落格和推特等社交網站上注冊帳號,而是勸諭國陣成員黨們都要善用科技,把所做過的“有建設性的事”分享出去,提高知名度及爭取選票。

其實,納吉會提倡進軍網絡,最主要的目的乃爭取年輕選票。一來,國陣要擺脫“干榜政權”的舊有印象,轉型為“全民政權”,唯有精通網絡的年輕選民能幫得上忙;

二來,參考全球的趨勢,從中東國家的茉莉開花到仍在進行的占據華爾街等,不難發現網絡才是這些民主運動的主要發酵平臺,而且與會者以年輕人占大多數;

還有,要長治久安,國陣最需要的還是年輕人的認同,因為他們才是主導國家未來走向的主人翁。無論是任何政黨,一旦失去年輕人的支持,都將面對災難性的考驗。

翻開歷史,當年民聯能在308創造奇跡,靠的是手機。在那個網際漫游仍未普及的環境里,手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既可以突破當時被國陣牢牢掌控的主流媒體(包括電臺、電視、及平面媒體),同時也可以發揮其簡易分享、廣泛流傳的效果。

時至今日,隨著网络与科技的蓬勃发展,新媒體的戰場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它不再局限于手機短信,涵蓋面更廣,包括網上新聞、社交網站和部落格操作等多點開花。而且,比起以往,新媒體的影響力也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手机的内置录像功能和无限上网,让年輕人能“即时分享”和“即时接收”,而“即时”,正是新媒體能成功的關鍵因素。還有,新媒體“开放式”的留言功能也让互动變得更为频繁,间接破解了“官字兩把口”,“有他講沒你講”的舊模式。有思想的年輕人對于是非黑白自有标准,他們不再轻易相信政客的說辭。

要備戰天空,國陣需摒棄舊有的思考模式,必須以理服人,理之所在自能传遍千里,身價百倍;强词夺理只会自曝其短,贻笑大方。舉例,在“憤怒牛”事件里,若莎姨要獲得網民的認同就必須交代事情的來籠去脈,包括為何她丈夫能獲得工程、有沒有濫用公款等,而不是轉移視線,把矛頭指向安華或反對黨。因為在天空戰場上,再出色的编剧也無法只手遮天,顛倒是非,就如709當天的风再大,也不可能把催泪弹吹到医院里的道理一樣,事实胜于雄辩。

流于表面的口號宣傳、政黨內小圈子操作不適用于天空之戰,道理和實際戰績才是制勝關鍵。
明白這一點,國陣才能迎頭趕上,與民聯爭一片天空。(完)


[原文刊登于 光明日報/副刊好評/不平則鳴 每星期二見報]

Monday, November 28, 2011

光明:和平集會(29.11.11)



光明:和平集會(29.11.11
對于首相納吉日前公布的《2011和平集會法案》,美其名是放寬集會條文,即不需要向警方申請準令便可“自由”舉辦和平集會,但實際上卻是收緊了條款,也失去了集會示威的本意。

先看集會地點。新法案闡明集會地點不能落在學校、幼兒園、醫院、油站、碼頭、港口等多個地點以及其50公尺范圍內,甚至,連街頭也不能踏上一步,否則該集會就會被標簽為“非法聚會”,警方能在不需要任何理由下逮捕參與集會者。

這樣看來,絕對安全區就只剩下體育館、海洋和森林了,可是,集會不是演唱會、郊游或浮潛,走向街頭不代表要推翻政府,更不代表要破壞公序,它是人民反映政府不良施政的直接管道,也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力。
若政府問心無愧,又何懼之有?

除了地點,新法案另一個最大的敗點是提高罰款至馬幣兩萬元,這項改動等于直接告訴民眾,沒有錢的請不要參加集會游行。話說回頭,在面對不公平時,有錢人可以選擇向法律或別的管道下手,有者甚至選擇離開,然而,社會上相對弱勢的群體呢?抹殺他們集會游行的管道,不也同時堵住了他們的情緒宣泄口嗎?若壓抑的情緒無法通過集會釋放,那選票將是他們最后的出口,政府后果自付。

709凈選盟與關丹稀土事件后,政府對集會游行如驚弓之鳥,除了一味兒排斥,政府應該探討的是,為何人民會選擇勇敢地走上街頭集會或示威。

要知道,街頭集會或示威根本不是我國的文化,所以,我國絕對無法像泰國、韓國、臺灣或許多西方國家那樣動輒動員幾十萬人涌上街頭搖旗吶喊,向政府嗆聲。

類似709凈選盟的集會算是異數,凈選盟的理性訴求、網上媒體的黃朝泛濫,加上警方的過度打壓導致情緒反彈,在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的配合下,才造就了709的歷史創舉,可一不可再。

遠的不提,就看上星期六在雙峰塔舉辦促政府撤回《2011和平集會法案》的示威,與會者只有四百人左右,這代表了什么?是該法案得到大多數人民的支持(也許警察或政府會這樣解讀)?是民眾擔心參與集會將被逮捕?或是宣傳不足?

其實,大多數人都心態是:除非該事件已經到了“忍無可忍”、“非去不可”的地步,否則大家只會隔岸觀火,在茶餐室或網上指指點點,發發脾氣。畢竟,我國不是悠閑浪漫的西方,對人權和憲法的理解不夠深,加上大家都在為生活而忙得透不過氣來,所以對示威集會等活動一般上都興致缺缺。而且,民眾被反對黨煽動的說法也站不住腳。

最后,為何新法案需要顧及警方感受?無論示威人群是來自民聯或執政黨,警方的立場應該是中立的,他們的責任是保護示威的人群,讓活動得以順利進行。除非警方本身有立場,否則不應該存在感覺良好不良好的問題。

在資訊一日千里的今天,施政不良必然面對反彈,若執政者沒有勇氣面對集會或示威,那甭談要在網絡上爭取選票了,因為在網絡上對既是對,錯就是錯,是非黑白毫不含糊。背著《2011和平集會法案》的負擔上網爭取選票,只會自取其辱。(完)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1

凸(23.11.11)

我們要和平集會,不要乞討機會。
我們要自由言論,不要格殺勿論。
我們要還政于民,不要玩政愚民。
我們要國陣倒臺,別再讓它回來。

他媽的。

活下去的理由(23.11.11)

告訴自己,要堅強,要健康,要一直活下去。
在腐敗政權倒下前,我絕不能倒下!

Monday, November 21, 2011

光明:臨時抱佛腳(22.11.11)


光明:臨時抱佛腳(22.11.11
關于大選的日期,大家猜了又猜。之前有人信誓旦旦說首相偏愛“11”,所以大選會落在20111111號;也有人預測由于東北季候風的關系,大選日期會避開11月至3月。

坊間傳言此起彼落,讓人目不暇給,而且,喜歡揣測“圣意”的人為數不少,有者自首相上任以來屢猜屢錯,卻仍樂此不疲。

若大家跳出迷思,就會發現,其實重要的是大選,不是大選的日期

常言道,平時不用功,臨時抱佛腳。只有平時不用功讀書的人,才會在考試前抄捷徑走小路,嘗試貼考題。然而,準備充足的考生根本不害怕考試。

試想,若在上屆大選后執政者有認真落實利民政策的話,何需那么小心翼翼地選擇大選日期呢?又何需在派出一輪又一輪的政治糖果后才“有信心”迎接大選?

前陣子,國陣政府大派糖果,包括檢討內安法令,放寬媒體等,千辛萬苦讓民眾感覺美好,目的是想要制造選前的“歌舞升平”與“明天會更好”。沒想到卻被《國家總稽查報告》里一頭成本五萬多的“憤怒牛”,搞砸了一切的美好愿景。所以,破壞容易建設難,真乃千古不變的道理。

再者,民智漸開,這邊廂選民拿了糖果,那邊廂把票投給對手的事情屢見不鮮。這驗證了短暫的政治討好已經不切實際,落實利民政策才是千古不變的制勝之道。

回顧這3年多的變化,唯有檳城算是資優生,能輕騎過關的。無論何時大選,民聯在檳城的城堡幾乎牢不可破,這不能只歸功于前朝做得太爛,而是檳州政府在過去三年間,的確推出許多以民為本的政策。

層出不窮的政治亂象也加快了人民進步的步伐,懂得何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所以,民眾要看的是政府在實際行動上的改革,不再停留在搖旗吶喊的口號階段。肅貪、改革、教育、司法、發展、治安、民生等課題才是選民投票的方向指標。政治種族化、或種族宗教化等敏感的炒作將漸漸失去預期的影響力。

五十四年過去了,我樂見民主的種子在大馬國民間茁壯成長。然而,若執政者對大選的態度還停留在臨時抱佛腳的水平,你說,我能不感慨嗎?

原文刊登于 光明日報/副刊好評/不平則鳴 每星期二見報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到底是養牛還是買屋?(17.11.11)

新聞背景(點擊全文):
坚称购豪华公寓投资回酬高
莎丽扎丈夫恫言起诉拉菲兹


這位德高望重的尊貴的部長莎姨的丈夫兼國家養牛中心執行長莫哈末沙列(Mohamad Salleh Ismail)博士(好長的名字),到底你向政府貸款是要養牛還是買公寓



如果你把貸款拿去放高利貸,然后利息40%,我們需要稱贊你天縱英才嗎?
如果你把貸款拿去云頂賭博,然后贏了一倍,我們需要稱贊你聰明能干嗎?

錢是賺到了,但問題是,說好的,牛呢?

拜托,屁股是用來放屁和大便的,不是思考。
請你像一個正常人般,用腦來思考好不好?
幹!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又是政治化?(16.11.11)


新聞背景:
为海外选民脱节言论灭火
廖中莱促火箭勿歪曲事实


廖大人,你知道自己在講什么嗎?
行動黨在政治化和歪曲事實?

仿佛只要民聯提出任何對馬華/國陣不利的課題,在國陣高官部長們的回應里。我們都可以看到左一句“不要政治化”,右一句“不要歪曲事實”。
但什么叫政治化?請清楚地說明好么?我們都不明白。

還有,講“錯話”的是你們馬華的自己人 -- 余金福,不是民聯的人。要道歉的,是他本人,或,馬華公會,不是民聯。

人在做,天在看。
那些欺騙人民的政黨,必定倒臺,而且,會永不翻身。
你覺得我在講你/馬華嗎?呵呵,我也不知道。
但,我歡迎心虛的人對號入座。

原文刊登與獨立新聞在線

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民政黨,把版位還給莎姨!(15.11.11)

新聞背景:
在308大选一败涂地的民政党未来动向备受关注,该党主席许子根今天披露,本身将于本周四(11月15日)作出一个关乎民政党前景的重要宣布。

许子根指出,本身将于周四早上9点30分,在该党位于吉隆坡蕉赖总部大厦,作出一向关于民政党“重生”、“改革”的重要宣布。

许子根也是首相署部长,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本身当天也会提出一份,民政党要对大马人落实的议程。【點擊全文




關于民政黨,我真的沒有什么話想說。
只是希望他們能快點把爛戲演完,然后下臺一鞠躬。
我國正處于歷史的分水嶺,實在沒有時間耐性和他們耗,請把版位還給莎姨(莎麗扎),我們比較想聽她的狡辯。
(媽的我翻開報章看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見莎姨出面澄清!難道是躲進了超高級牛公寓????)


也祝福許只跟能在下臺后去把目前的三腳貓武功練好,以免再丟人現眼。
哪怕是螳螂拳,蟑螂拳、太極拳、太監道都好,天下武功殊途同歸,謹記“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別不懂裝懂。
你知道,要忍住笑是多辛苦的事嗎?呵呵。


演爛了的戲,提前結束是最好的出路。


原文刊登于 當今大馬。







光明:十萬個為什么?(15.11.11)


光明:十萬個為什么?
國家養牛中心在今年的總稽查報告里被揭發把牛養得“一團糟”,在跟進了幾天新聞后,心里的疑團并沒有揭開,反而越來越多。可能本人不才,天資所限,無法在部長高官們的解釋里找到想知道的答案。

然而,畢竟這事件牽涉高達馬幣25千萬納稅人的血汗錢,而本人自認是奉公守法的一等公民,所以,斗膽在這里向尊敬的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拿督斯里諾奧馬、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長拿督斯莎麗扎、以及出類拔萃的林茂區國會議員凱里提出心里的疑問,如有得罪,請多多包涵。

首先,根據報道,政府提供25千萬的低息貸款是要用來生產6萬頭牛只的,但后來減至8000頭,而最后《總稽查報告》揭露國家養牛中心實際上只養了3289頭肉牛。

姑且無論政府已經發放的貸款是25000萬或18200萬,為何養牛中心在調低生產量的同時,貸款不被調低?

部長說這個計劃“沒有失敗”,如果目標是8萬頭牛,而實際上只生產3289頭牛(完成度只有4.11%)都不算失敗,我想請問部長“失敗”的定義是什么?難道只要不是“0”就不算失敗?

鄧小平的理論:“不理黑貓白貓,只要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放諸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都有支持者,所以,我并不在意取得國家養牛計劃的是督斯莎麗扎家人的公司,只要他們能把事情處理好,一切并無不妥。問題是,這公司的負責人明顯不懂得養牛!

若以18200萬生產3289頭肉牛來計算,意味著一頭肉牛耗費55千多令吉,比舉世聞名的“日本和牛”(成本約3萬至5萬令吉)還貴!

我不敢批評國貨不好,然而,若說“大馬肉牛”比“日本和牛”更好,會不會有點太過荒謬了?

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拿督斯莎麗扎對外說“我家人應該得到這個計劃,因為他們非常努力”,這是否要我認同“無論能不能抓老鼠,只要曾付出努力的,就是好貓”?坦白說,我也很努力工作,是否下一個政府工程會委派給我?就算我不曾涉獵該領域?

而凱里在記者會上的回應則更讓人丈八金剛,他說:“你知道莎麗扎丈夫是誰嗎?他可是一名大學資深教授”。我想請問,大學教授一定會經營養牛中心嗎?若他不是部長的丈夫,他也同樣會獲得該計劃?

還有,我對拿督斯里諾奧馬挑戰民聯議員接管農場,并在1年內生產600頭牛的做法感到不解。國家養牛中心申請政府貸款,就應該確保該計劃能順利進行不是嗎?為何在計劃失敗后,卻要挑戰民聯接手?

順帶一問,牛需要住高級公寓嗎,为何要耗资千万购买公寓?真是"钱多到没有地方用"?为何事前没有好好规划如何使用政府贷款?买公寓的舉動给人民的观感不好,像是公款私用。

部長們一再指責民聯的批評具有政治議程,但揭發這事件的是《总稽查司报告》,不是民聯。而且,反對黨的責任就是監督政府施政,不是嗎?若不是他們,我想人民永遠會被蒙在鼓里。所以請告訴我,民聯何錯之有?

人民不明白好好的一個養牛計劃,為何會養出“十萬個為什么”?部長高官們啊,說謊容易圓謊難,難道大家還沒有從廖大人的同善醫院事件里吸取教訓?(完)


注明: 褐色為被刪減部分

Tuesday, November 8, 2011

光明:誰在壯大“小拿破侖”?(08.11.11)


光明:誰在壯大“小拿破侖”?(全文)
日前反貪污委員會宣稱海洋公園局以超過10萬令吉高價購買2個市價頂多約1萬令吉的雙筒夜視望遠鏡個案并沒有涉及貪污,引起民間的一陣沸騰。在此,我想套用香港嫩模Angelababy的一句經典來表達此刻的感受:“我真系接受不到咯!”

反貪會左一句“沒有貪污”,右一句“不涉濫權”,把一切都歸咎于官員們沒有做好市場調查工作,“打錯算盤”才會發生“誤購”事件,所以,他們頂多能在內部的紀律行動下被對付。但誰被對付了?如何處分?從來沒有跟進報道。

雖然說人算不如天算,但問題是,官員們到底會不會算?為何一千和一萬總是傻傻分不清楚?還要年年算年年錯,一錯再錯,仿佛鐵了心要一直錯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如果沿著反貪會的思路,難怪自2006以來在總稽查報告中所披露的大多數弊案都無法被入罪。試想想,當用與市場相差28倍購買望遠鏡都可以不涉貪污濫權時,那么沙巴州的學校電腦實驗室的電腦3年沒開封而變成白蟻窩,只是管理不當,我們又能怎樣?總不能對白蟻提告吧?

還有,四年前政府用5700令吉購買50令吉的千斤頂應該也不算貪污,頂多是“看走眼”而已;而耗費上億的国家养牛中心計劃“尚未成功”,大家也不必大驚小怪,因為它也“還未失敗”;

那邊廂的香港特首曾蔭權曾于2009年提出向全港住戶派發100元購買省電燈泡的現金券,卻僅僅因為其姻親莫錦泉售賣省電燈泡,而惹上利益輸送之嫌,還險些官職不保;這邊廂大馬的农业及农基部长诺奥玛卻大言不慚說把国家养牛中心計劃批給部长莎丽扎的丈夫与3名孩子所拥有的公司,何錯之有?就算該計劃到如今還是一團糟,也只能代表養牛不容易啊!

欲加之罪,豈無詞乎?欲“脫”之罪,也何患無辭?
但人民心里自有一把尺,測試謊言與真話,度量流言或事實。

姑且不論反貪會是否強詞奪理,但它由始至終不曾帶來任何一場重要的勝利是鐵一般的事實。絕大多數的開檔案件,不是證據不足,就是無疾而終。反貪會需要知道,再多的表面功夫(如開拍電影,高調聘請華裔官員等)也無法掩蓋蒼白的“戰績”。一再指責人民不了解反貪會付出的努力是不對的,人民已經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了,而且我們都心里明白,若國家再不肅貪將會破產!

反貪會,這個由前首相阿都拉匆匆成立的“獨立委員會”,非但無法真正有效地執行任務,反而漸漸成為貪污濫權者洗脫罪名的管道。在公共領域橫行霸道的小拿破侖能日漸茁壯,為所欲為,績效不靖的反貪會難辭其咎!


注:褐色為被刪減部分

Monday, October 31, 2011

光明:翁詩杰何去何從?(1.11.11)


光明:翁詩杰何去何從?

若我說馬華前總會長翁詩杰是打不死的蟑螂,相信大家會深表認同吧。翁詩杰的一路走來,經歷大起大落,自當年揭發三萬變三千的干撈事件后,他得到華社廣泛的支持,卻遭黨內同志的排斥;接著他跌跌撞撞地一路往上爬,直到308大選后,他攀升到馬華的權力顛峰,從此外穿紅內褲,搖身一變,變成以维护地球为己任的“超翁”。

由于權力高度集中,翁詩杰變得剛復自用,接著他領銜為全馬人民開拍了一部馬華同仁主演的“宮心計”。劇情萬鈞,峰回路轉,每天為我們掀開政客的內心世界,也同時送上廉價的娛樂。宮心計里輸得底褲不剩的他,變成了不會飛的超人,從此絕跡平面媒體。
若最近不是與郭素沁會面,我想大家都不會有興趣提起他。馬華的傳奇人物翁詩杰想再戰江湖,是司馬昭之心,而問題是他該何去何從?

其實,擺在翁詩杰眼前的選項并不多,在現任老總蔡細厲的領導下,他想要在馬華的旗幟下上陣大選的幾率是零。畢竟,蔡總再仁慈也不可能原諒曾經千方百計想把自己逼上絕路的人吧?況且翁詩杰在黨內已經眾叛親離,蔡總更能手起刀落,不賣任何人的帳。但話說回頭,坊間傳聞,目前馬華里勝算最高的人,并不是部長級人馬,而是“棄獎”翁詩杰!真讓人啼笑皆非。

選項二是以獨立人士的身份上陣。這個選擇最符合情理,但風險卻最高,因為兩線制仍是下一屆大選的主軸。回顧砂州州選的成績,從退党后以獨立人士身份上陣的黄锦河,以及砂国民党悲壮的下场,不難發現人民对两线制殷切期盼,也不歡迎第三勢力的介入攪局。

選項三是跳槽到民聯。在目前選黨不選人的政治氛圍里,無論翁詩杰在任何一區上陣或對壘任何人,憑著他的鮮明的個人形象,都不難突圍而出。然而,魚與熊掌難兼得,這個選項卻會為他留下道德污點。對于有著高道德標準的他來說,是一項艱難的決定,因此,我相信他會偏向以獨立人士身份上陣 寧愿轟轟烈烈地陣亡,也不愿向別人搖尾乞討,更不愿在自己的政治生涯里留下道德污點。
其實,翁詩杰還有一個最高明,卻也最艱難的選項:不上陣。既可跳出目前九死一生的局面,也不必與氣勢居高不下的民聯硬碰。可是,在政治的天空下,不上陣的政客要如何能避免被政治洪流淹沒,以及如何在有限的資源下繼續生存,不僅需要高度的智慧,也知易行難。

我想,翁詩杰目前的心情,就如歌詞: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還是該勇敢就下來…”那樣煎熬吧?呵呵。

原文刊登于光明日報/副刊好評/不平則鳴 (每星期二見報)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國家總稽查報告(25.10.11)


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我們學會了逆來順受;又是打從什么時候,我們開始縱然腐敗,如果時間能夠倒流,我只有四個字,想對政府說:“我受夠了!”。

每年一度的國家總稽查報告,揭露的明擺著是政府高管貪污濫權,管理不當,官官相衛,知法犯法的行為,而我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年復一年周而復始的發生,

在相對文明進步的國家里,國家總稽查報告里的任何一項弊案,都足以讓政權倒臺,唯一馬來西亞,能“忍”所不能。


但,一個不懂的潔身自愛的政府,要來干嘛?一個不懂的管理國家的政府,只會禍延下代。
在來著的大選里,我們一起讓腐敗倒下吧!


對啦,我是幼稚!我就是幼稚才會被國陣你騙那么多年!


Monday, October 24, 2011

光明:三令吉風波(25.10.11)


光明:三令吉風波
從報章上看到首相納吉一手捧著又雞翅膀(還兩只!)又魚又菜,宣稱只賣RM3一个大馬人民餐单時,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那么便宜?接下來涌出的念頭是:哪里可以吃到呢?

但不出24小時,我對一個大馬人民餐單計劃的幻想破滅了。原來首相的餐單,根本不是三令吉,原價六令吉,一切都是媒體的錯誤引述(又是媒體?呵呵)。

政府推出一个大馬人民餐单的用意非常明確,既參與的商家在得到政府津貼后,利潤提高,而消費者也能買到更價廉物美的午餐,減低小市民的生活壓力。表面上看來,這個計劃好像雙贏,然而看深一層,就會發現問題所在。

大家試想想,這些得到政府津貼(別忘了,津貼是來自人民的錢)的餐館,可以用更便宜的價錢(或更高的利潤)來售賣食物,然而,那些沒有得到津貼的怎么辦?他們繼續賣貴價飯嗎?

若他們不愿意,那么唯有向政府申請津貼,而問題由這里開始出現。
一,中間人文化。話說,我國政府的大門只會向中間人打開,旁人皆不得門而入。
不透明化是我國政府的行政常態(連每年務必準時出爐的國家總稽查報告都可以無端端失蹤,我實在無法想象政府的透明化到底有多透明)。貪污濫權必定尾隨而來。

二,如果全國飲食業都加入這個計劃,政府將會嘗到另一輪的津貼惡果。由于無法滿足每一個餐館的申請,篩選是必然的。然而,篩選制度會不會又是另一輪固打制或“走后門”的開始?

三,目前政府的做法是津貼一部分的飲食業者來打破私人界原有的競爭,其實它可以被看成是惡意的入侵,或被視為以本傷人
這計劃硬把飲食界分為政府津貼私人界,然后讓雙方在不公平的起跑點上競爭。說白些,這根本無助于整體經濟/企業的成長,它只是在開倒車,把國家帶到共產一體的落后方向。

而且,津貼是毒藥。開始時它會產生“美好的感覺(正確來說,是錯覺)”,長久卻是弊多于利。得到政府津貼或保護的生意,由于利潤相對較高,一般上都因為能依賴政府而變得不思進取。讓我取已個活生生的例子 國產車。

多年來得到政府資助的國產車企業早已喪失了獨自面對市場的競爭能力,不是嗎?試想,若我國開放汽車市場(取消或減少高昂的入口稅),一部“英雄型號(wira)”的國產車和一部豐田Altis的價格相同時,你會選擇購買哪一部?
所以,類似的保護政策,美其名是保護國企,實際上是讓國內企業漸漸喪失自立的能力,陷人民于不利的位置。

無論是津貼或保護政策,最終受惠的都不是人民,所以,三令吉的午餐或三萬元的國產車,都無法換回已經失去的民望。距離下屆大選的時間已經不多,但政府需要做到,還有很多。

原文刊登于光明副刊/好評/不平則鳴 25.10.11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RM3?我不是傻瓜!(20.10.11)

從報紙上看到大便人一手捧著又雞翅膀(還兩只!)又魚又菜又飲料,宣稱只賣RM3一个大马人民餐单時,我實在是無法相信相信自己的眼睛。


首相,首先我必須表明我不是笨蛋,也不是傻瓜(我也沒有買我國的笨蛋傻瓜),RM3可以買到醬好的午餐,找鬼信咩?(鬼說:我都不信啦!)


聽說全國一共有1000多家一個大馬人民餐館,但是到底哪里有啦!為什么我找來找去,看來看去都沒看見的啦!話說,我剛剛的晚餐(三菜+番薯+沒肉+少飯+沒茶)都要RM4啦!


還有,那天我去PJ seksyen 14 喝一杯milo 冰都要 RM2.40咯!媽的政府你快去給津貼啦,講醬多!


RM 4 元正。Y_Y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